智行春9公布欄
1.每月第一週上課誦大般經。 2.99.9.3日起教室改在5-7教室,請同學不要忘記。

今生吾獲福,幸得此人身,復生佛家族,喜成如來子,爾後我當為,宜乎佛族業,慎莫染污此,無垢尊貴種。

(轉載)
有一次,佛陀來到憍薩羅國首都舍衛城遊化,住在城南郊外的祇樹給孤獨園。

這天,憍薩羅國波斯匿王盛裝前往禮見佛陀,

請求佛陀及僧團能在舍衛城住上三個月,接受他的供養。

佛陀默許了。

波斯匿王就在王宮外面,搭建了一座大講堂,並要求朝中的大臣們,也一起發

歡喜心供養。

在一次飲食供養後,波斯匿王對佛陀說:

「世尊!我曾經聽世尊說:布施給畜生,可以得到以百計的福報,布施犯戒人為

,布施持戒人為萬,布施離欲外道為億,布施向須陀洹則難以計算,

更何況是須陀洹以上的聖者了。我今天供養了世尊及眾比丘僧,

因此,所獲得的福報與功德,應當是難以計算的。今天,我已經算是功德圓

滿了。」


佛陀聽了,告訴波斯匿王說:

「大王!不要這麼說!作福是不嫌多的,你怎麼能說已經功德圓滿了呢?

為何說作福不嫌多呢?因為眾生的生死輪迴,實在長遠得難以計算。


在很久以前,我們住的地方有一位名叫『地主』的大王,

皇后名叫『日月光』,太子名叫『燈光』。燈光太子長得十分端正,
後來出家修道成佛,並且陸續度化了八十億眾成阿羅漢。

地主大王在太子成佛後,迎請燈光如來入宮親自供養,

並且發願終身供養如來及八十億眾的阿羅漢,獲得了燈光如來的默許。

地主大王充分供養了燈光如來七萬年。

燈光如來入滅後,地主大王又建了許多寺廟、寶塔,持續供養其他阿羅漢,

直到他們一一入滅,並且也為這些阿羅漢的遺骨建塔廟供養,

這樣又過了七萬年,直到燈光如來所傳的佛法消失了,才去世。


大王!那位地主大王不是別人,就是我的前身。那時,我七萬年供養如來,

七萬年供養舍利,只想以此所作的功德,在生死中得到福報享用,而不曾修道

求解脫。


大王!你知道嗎?當時所作的福德,到現在已經全部耗盡了,連毛髮般大小的福德也沒留下來。

怎麼會這樣呢?正是因為,生死輪迴長遠得難以計算,以致在那麼長的時間中,再多的福報都會被耗盡,不留一絲一毫。


所以,大王!不要說:今天我作福已經功德圓滿,

你應當說:「今天我所有身、口、意的所作所為,都要趣向解脫,

我不求在生死中享用福報,但求能得到長遠無量的安樂。」


波斯匿王聽了佛陀這番教說,不由得毛骨悚然地害怕起來。一陣悲傷哭泣後,

以手抹掉眼淚,向佛陀頂禮,承認自己的過失。

他說:

「世尊!我真是太愚笨了,請世尊接受我的懺悔!

我以五體投地之禮,表示我改過的心意。以後,我不會再那樣說了,請世

尊接受我的懺悔。」

「太好了,大王!你能懺悔改過。我接受你的懺悔,以後不要再那樣說了。」


這時,在大眾中,有一位名叫迦旃延的比丘尼,起來讚歎佛陀對波斯匿王的勸勉,

並且以自己的前世為例,印證應當趣向於解脫,而不是求在生死中享用福報的教說。


她說,三十一劫前她的前世,是一位名叫「純黑」的差使,他在野馬城供養當時的式詰如來,供養後,發願要以這樣的功德不墮三惡道,來世見佛聞法而得解脫。她就是以這樣的因緣,今世得遇釋迦佛,從而修道得解脫的。

佛陀讚歎她是聲聞弟子中,信解脫第一的比丘尼。

創作者介紹

廣論研討青廣班

boboviv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郭力瑋
  • 看了以上公案,我覺得福很重要,但智慧更重要。福可以滋養智慧,智慧又可培福利他,真好
  • 隨喜力瑋的回饋,希望可以常常看到力瑋回來上課,大家都很想念你。

    bobovivi 於 2009/07/19 22:03 回覆

  • Alice
  • 親愛的版主:我是新竹的廣論學員,可否提供密碼?讓我也可和您們共同學習。謝謝。
  • bobovivi
  • 同修您好:臺北學苑後來開會規定班級經營的部落格必須鎖碼,僅提供給班上同學供養及學習心得之用,所以很抱歉無法提供密碼,真是不好意思。
  • 俊明
  • 11月12日 與智行春9班同學 觀”轉世小活佛”之行

    昨天,參與了由嘉峻發起的小活動—電影”轉世小活佛”。由於在更之前,參與了幾位同學的邀約,其實算是醞釀很久的邀約,之前詩璿、睦庭曾約我出來過,後來陸陸續續毓芳、智惠、章生……等也提過一起吃飯,佳雯、佳岑、又菁也來信關懷,淑華師姐、翠玉師姐來電關心,之前班長也曾試著想和我談(很抱歉,當時把自己鎖住);在那次邀約吃飯,回到很久沒去的悅意坊,看到團體的師兄姐還是那麼熱情,把整個悅意坊擠滿了,甚至還要排隊;之後在同學們的邀約下,又參與了共學,有幸可以遇到如證和尚的開示,當看到如證和尚時,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,應該不是負面的。在那次活動,看到影帶中,奔公娟師姐說有人一直推她一把、拉他一把;而我也覺得我的同行善友不也在對我做同樣的事嗎?很感謝大家。當時也答應了詩璿的善巧的邀約,決定若有機會,會參與班上的小活動。因此,有了這次的轉世小活佛之行的機會…….。
    那天很巧,因為工作的關係,比較晚出發,竟然就在還沒坐上捷運前,就遇到了毓芳,得知當天有個神秘嘉賓,想想自己的福報真大,前一次參與活動可以遇到法師,不知道這次會遇到誰?果然福報很大,竟然是很久沒見面的瓊月,其實看到大家的感覺,還蠻溫暖的(雖然自己還是很ㄍㄥ)
    不知道是聽聞前行沒做好,還是白天工作太累(中午沒睡午覺),一進電影院就開始昏沉,最後終於撐不住而小瞇了一下(應該不到一分鐘吧?);不過經過這個盹,後來精神倒是好多了,也能投入情境多一點。
    看到仁波切過世後,到火化的過程,並沒有多大的感受,到是看到舍利的時候,自己竟然起了”不信”的念頭,真是罪過,難怪後來會打瞌睡;尋找仁波切的過程,並沒有很大的感受;直到找到後,我比較在意的是那些村人面對小活佛的態度及感覺,似乎真的如同侍者所說:找到仁波切轉世是他最重要的任務,甚至重於他的性命千萬倍,即使仁波切不做什麼,只是他的存在,就可以造福眾生。在聽到法王提到當我們都一心想著別人的利益而非想著自己成佛時,那時我們會成為別人安樂的泉源。再回想,為何我在轉世仁波切確認而被迎請回寺院的過程,我會有種莫名的感動,看到那些村人,看到一路上長長一排喇嘛的表情,那種有希望、恭敬、喜悅的感覺,讓我很想身在其中。
    但後來也跟同學在討論的過程中,發現自己的另一個想法—如果自己身在其中,真的會像那些人一樣嗎?還是會對那些人觀過,認為他們是迷信?這樣的想法是因為自己做不到,所以有酸葡萄心理吧?心理一方面想跟他們一樣,而一旦自己做不到或得到到一樣的感受,就用別人迷信來掩蓋自己的善根不足。
    以上是我的一些感受,寫得有點亂,雖然也沒能與師父作連結,不過,希望真實地表達自己的感受,供養給大家。
    俊明 合十